已经猜测到高杰要做什么的铁手不禁大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高杰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他是想在印度阿三的身体下落到一定的距离的时候,像踢足球一样上去一脚凌空抽射!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力量啊!要知道人体从半空中下降的时候重力要远远大于人身体自身的重量,而要将下降中的人像足球一样凌空踢飞,除了要拥有极强的腿部及腰上的力量之外,还要对下降的速度以及落点有着充分的计算才不至于踢早或踢晚,能踢出这一脚的绝对不是光靠蛮力就行的。铁手不禁对高杰即将踢出的这一脚充满了期待,和大多数军人一样,铁手也同样对力量充满了向往,对强者有着天生的敬仰。虽然他的手上力量强大的变态,但是腿上的力量却是不足,远远没有手上力量那么强,这也是他的一个小小的遗憾,正是因为如此在进入双截龙这个游戏中他一直没有使用脚踢的一个原因,以至于让高杰差点以为在这里只能用拳头。
该死!都怪自己一时得意忘形,光顾着看那个大蘑菇了,没去看周围有没有怪物。高杰这个时候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大意,不过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所以,从一开始高杰三人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从最初的敌兵和炮口,都没有对三人造成任何的威胁,特别是那些出现的带着翅膀的士兵,在追风少年霰弹枪的攻击下,甚至有些都没来得及开枪便挂掉了。高杰和铁手则可以专心的对付上面的炮口了。
在高杰的脑袋转动到和汽油桶相对向的位置的时候,脚尖正好刚刚搭上汽油桶的边缘,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狠狠的蹬在了汽油桶上,整个人在这一股冲击力之下向着相反的方向激射而去,仿佛一颗出膛的炮弹,而他飞去的方向,正是那如半截黑铁塔一样的黑人BOSS!
“哼,一群傻瓜,你们以为底比斯神庙是那么简单的吗?”看着毫不犹豫的冲进底比斯神庙的众人,沙盖特那[ 宝 书   网  `整.理’提.供]张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怜悯。
不过追风少年很快发现,铁手这一跳并没有跳得很高,也只有3、4米的样子。在他跳跃到半空中的同时,手上的冲锋枪不停,一直朝着异形的心脏打去。原来铁手是借助跳跃的力量一边躲避下面的那些怪物的冲击,同时还能对异形心脏造成更大的伤害。这一点是他刚才从高杰身上发现的,好像距离越近的攻击,对异形的伤害越大!
越靠近机枪手,高杰就觉得躲避起来愈加的容易,而那个机枪手似乎更像一个机器人,对高杰的靠近根本无视,仍然操纵着机关枪射击。
似乎毒品的刺激让加斯科因的大脑变得清醒起来,醉意朦胧的双眼中少有的投射出一股鲜亮的光芒,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因为激动而涨的满脸通红的高杰,加斯科因缓缓说道:“流,我知道你是一个天才。从你来到河畔球场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你的不凡,你很幸运,能得到弗格森的青睐。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我年轻时候的影子,说实话我真的很羡慕你,甚至嫉妒你!我早已经不是那个英格兰人眼中的天才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靠着酒精和毒品来麻痹自己的可怜虫而已。这两样东西已经彻底的把我毁了,毁了我的生活和我所热爱的足球。”
“嗖!”追风少年猛的附下身体,这一次他倒是学乖了。趴在地上匍伏着朝高杰慢慢爬了过来。
“砰!砰!”突然从前面的密林里传来两声枪响,高杰和追风少年一脸紧张的向里面看着,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嗖!”高杰像一只灵敏的狸猫,轻巧的躲了过去。然后举起双拳便向那女人砸了过去,现在高杰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有所提高,虽然在数据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高杰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有提高了。不知道是不是跟上次那一场变化有关。
“铁大哥,你觉得异形会以什么形象出现?会不会是那些为我们检查身体的医生?”高杰提出了自己疑问,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异形究竟隐藏在那里。他总觉得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似乎这里充满着危险。
见高杰问起,洛克将军似乎做了某种决定,抬起头冲着高杰用一股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流星上校,铁手上校,追风少年中校。我现在以联邦政府最高军事指挥官的身份命令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所有的异形!”
距离刚才那粒入球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双方一直处于胶着状态,虽然曼联的整体实力要强于主队,但对方凭借着一股拼劲儿,在主场球迷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中,硬是顽强的顶住了曼联的进攻。而在这十五分钟里,米德尔斯堡的球大部分都是直接传给了加斯科因,靠着他那娴熟的控球和极具突然性的传球给曼联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如果不是每次加斯科因得球后高杰都像疯了一样冲上去干扰的话,也许加斯科因就直接带球冲入曼联队的后场了。这个时候的高杰比队长基恩更像是一个中场绞肉机,高杰不知疲倦的满场飞奔的身影,连解说席上黄健翔和段暄都被深深的震惊了!

发表评论